第1140章 祭天物

作品:《圣墟(圣虚)

    那个年人惨叫,第二只长靴砸来,虽然是东北虎投掷,但是经过老古加持,威能浩瀚,准头十足,直接命那位神王,当场让他肩头炸开,化成团血雾。

    “啊……”

    那位神王惨叫,这不光是肉身之痛,也有精神上的屈辱,被两只鞋子砸后,他险些被干掉。

    成何体统,这是什么道理,他可是神王啊,如果被两只长靴砸死,定会沦为笑柄,载入史册,被后世进化者嘲笑。

    在他的身后浮现道黑影,刚才并未庇护他,这个生灵脸色阴冷,盯着前方的石罐,双目幽森,整个人都站在黑雾。

    “天外飞车!”

    楚风大喝,他亲自出手,将战车上的块活动的扶手给拆卸下来,猛力砸出去,顿时乌光炸天!

    与此同时,老古暗配合,悄然无声的祭出两个耳钉,都是从大邪灵身上找到的,袭杀这个隐在黑雾的人。

    此人极其强大,虽然还未到眼前,但是已经弥漫让神王都颤栗的能量,那位被两只长靴砸的只剩下头颅与颈项的神王在瑟瑟发抖。

    砰!

    可惜,黑雾的生灵太强了,他把将楚风扔出去的战车扶手给挡住。

    楚风他们暗叹可惜,并未能像对付那位神王般,将他砸个四分五裂。

    不过,还是有定的效果,黑雾的生灵触及扶手时,他的手掌哧哧冒青烟,像是冰雪遇到铁汁,在溶化。

    他猛的甩手,露出吃惊的神色,将这扶手扔在脚下,低头观看,道:“这是谁的战车?!”

    接着,他霍的抬头,双目露出两团妖异的乌光,化作两口漩涡,将老古祭出的耳钉禁锢在身前。

    轰??!

    耳钉很惊人,绽放出刺目的光华,在漩涡激荡起惊人的能量浪涛,差点将漩涡撕开。

    但是,它终究还是被定住,而后坠落,砸在战车扶手上。

    黑雾的身影,双瞳露出可怕的乌光,他很吃惊,前方的逃遁者进化层次跟他相比差远了,居然可以跟他的秘术对抗二。

    这就有点吓人了,这是何人的战车?

    没有效果?楚风的心下子沉了下去。

    “不行,这是头‘大个的’,手段高超,我没有恢复史前实力,祭出耳钉也打不动?!?br />
    耳钉是死物,虽然非凡,但是使用者的进化层次目前根本无法和这个站在黑影的生物并论,差距不可跨越。

    他到了近前,庞大的身体,苍老的面孔,妖异的眸子,在黑雾如同头大妖魔般,身体流淌着大道符号。

    他能有十丈高,周身覆盖着黑色的鳞片,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冒出股股血气,威压骇人,将虚空都震裂了。

    这是头不知道属于何族的老妖魔,只脚跨入天尊领域,可扼杀群神王,他是世人眼的半步天尊。

    他的气息太暴烈了,随着他的出现,那位只剩下头颅的神王,在龟裂,在淌血,那颗残余的头颅都要爆开了。

    这是件非??膳碌氖?,神王的肉身都承受不住这个发怒的生灵的威压。

    石罐剧震,轮回土翻腾,若非这两样物质,楚风他们绝对要被他的气息震成几团血雾。

    还好,石罐被盖子封??!

    “有点门道,我以为你们只会送给我大量的天金石,想不到还有个神秘的罐子,别告诉我,这是件究极之物,那样的话,祖师复活都要激动到癫狂!”他眼露出炽热的光芒。

    不过,他的话语是森寒的,气息也是可怕的,让这片空间四分五裂,虚空乱流都在凶猛的冲击。

    他探出只手,向前抓来!

    “老古,全靠你了,生前的力量与后手是否准备好了?”楚风喊道。

    “毛啊,我要是能动用生前的手段,早巴掌拍死他了?!崩瞎沤械?,满头冷汗。

    “砸??!”东北虎叫道。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这头可怕的生物都快要把将石罐抓起来了,这几乎是要瓮捉鳖啊。

    “死吧!”楚风喝道。

    “杀!”老古也大喝。

    开启盖子的刹那,他们合力将战车给轰了出去,同时暗祭出那只雪白的簪子,刺向那黑雾的生物。

    轰!

    这地方炸开,气息太可怖。

    战车飞出去后,跟那探过来的手掌撞在起,结果……被挡??!

    但是,乌光激荡间,那只手也在被腐蚀,那半步天尊惊叫:“不属于阳间的能量,难道是……邪灵!”

    他声低吼,所祭出的规则与秩序符号等在溃灭,血液横流,强大如他手掌都负伤了。

    可惜,战车坠地,没有能够杀死他。

    同时间,那雪白的簪子也落地,被他牵引的法则压制了。

    关键时刻,楚风他们将从大邪灵脖子上取下的吊坠挡在石罐外面,绽放幽光,挡住那冲击而来的气息。

    “呵呵,散财童子,谢谢你们,都是好东西啊,居然让我遇到这种大机缘?!?br />
    半步天尊带着笑意,他自然看出来了,自石罐丢出来的这些东西没有件是凡品,全都了不得。

    如果交给正确的人使用,那简直不可想象,杀伤力惊世骇俗!

    但是,他这次却没有立刻动手,总觉得这石罐诡异,内部藏着凶物,最起码刚才他便受伤了。

    不过,他并未停止过长时间,暗运转自身的最强手段,秩序如同发光的铁链在延展,在交织,将石罐彻底笼罩。

    他要封锁此地,镇压石罐!

    这个人很谨慎,总觉得石罐过于惊人,并且内部喷吐出来的器物都太不凡了,让他都有些心悸。

    所以,他没有莽撞,为了稳妥起见,准备慢慢炼化。

    老古焦急,他们从大邪灵身上取到的价值最惊人的东西就是那个用黑暗母金做成的链子所吊着的坠子。

    那是方黑乎乎的小印,如今就悬在石罐出口这里,老古就等着那只大手接近呢,准备找机会催动此??!

    结果,对方没有轻易临近,而且反倒以法则覆盖罐子,将他们封在这里。

    半步天尊那么的强大,却这般的小心翼翼。

    老古叹气,感觉凶多吉少,他想发动最强击都没有机会了。

    “寸见方的小印,黑的瘆人,不是我界之物,这是你们倚仗的最终杀手锏吗?呵,我笑纳了,将归我所有?!?br />
    半步天尊平静下来,他封锁虚空,用秩序神链缠绕石罐,他彻底镇定了。

    老古喝问:“道友,你未免不够厚道,你们这个组织信誉向良好,今天为何如同强盗般,要血洗买家?”

    “时代在变,有些规矩自然也要改,杀了你们不但可以得到更多的天金石,还能将卖给你们的孟婆汤取回,何乐而不为?”半步天尊淡淡地开口。

    “你们的心肠太黑太毒了?!崩瞎哦?。

    “不够狠,我们的组织怎们能够从史前活到这世?”半步天尊微笑,站在黑雾,眸尽是阴冷。

    “无耻与阴狠也就罢了,你还觉得理所当然,良心让狗吃了吗?”东北虎叫道。

    他们与楚风心都有股怒火,对方承诺的庇护不但未实现,还想杀人越货,实在是可恨。

    “呵,你们焦躁、气愤又能如何?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们就是不遵守诺言,你们又能怎样?”半步天尊笑容冷酷,道:“我就是要杀你们的形与神,夺取属于你们的天物与造化等。你们可以上路了!”

    他开始祭出法则,要炼化石罐与挡在石罐口那里的吊坠。

    “怪只怪你们实力层次太低,土鸡瓦狗,也妄想执掌稀世天物,尔等都可以化作粪土了?!彼绯銎?,要慢慢炼化石罐。

    不得不说吊坠恐怖,石罐神秘,都不是能够在第时间炼化掉的物品。

    楚风并没有寄托意外发生,在对方下定决心要炼化他们时就提前发动了,轮回土发光,当插着杆木矛,此时生机勃发,有莫名能量弥漫而出!

    “完蛋了!”东北虎毛骨悚然,天尊都出手了,他们多半要在第时间化成团脓血。

    老古大吼,震动那吊坠,光华烁烁,在这里拼命。

    “杀!”楚风轻叱,动用最后的手段,祭出那杆木矛,在轮回土发光的过程,它腾的声飞了出去。

    噗!

    那筷子长的小木矛如同闪电激射,居然击穿半步天尊的秩序牢笼,并且噗的声贯穿了黑雾的身影。

    “啊……”

    那道黑影声惨叫,身体剧震,周身血液下子化成黑色,就是魂光都在刹那间漆黑如墨,他颤栗着,恐惧着,觉得自己在被吞噬,在被黑暗淹没,在被扼杀!

    卖时光炉的组织,其他强者心有感应,霍的抬头,凝视这片天地的某坐标区域。

    莫家也有强者在通天瀑布外部地带,觉察到天地间的异常。

    与此同时,地下祖脉,那个风华绝代的大邪灵已经坐了起来!

    黑暗涌动,宛若片恐怖的大界降临,把那半步天尊给囚禁了。

    “??!”

    “天??!”

    不止半步天尊在嘶吼,还有老古与东北虎在大叫,他们感觉太震撼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