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〇〇章 迟来的午〇朝

作品:《寒门状元

    张苑本正经地讲道理,朱厚照完全听不下去,左耳进右耳出。

    等张苑说完,朱厚照皱眉道:“按照你的意思,是让沈先生自行筹措钱粮军资?西北地方不可能出这笔银子,朝廷府库也不可能出,那是多大笔数目,你让沈先生自何处筹措?哼,你分明不想让朕打这场仗,是吧?”

    无论朱厚照多霸道,还是愿意跟人讲道理。

    朱厚照虽然荒淫无道,但大致能做到公私分明,不会因为个人说出的事情不符合其想法而直接降罪,尤其张苑还跟他讲了那么多大道理。

    张苑道:“陛下,难道您忘了沈尚书是谁?沈尚书当初以区区不到万人马,在土木堡杀得鞑靼数万雄兵狼狈而逃,回京勤王更是斩首数万鞑靼首级……既如此,为何陛下非要征调数十万人马,而不能跟当初样,让沈尚书领精兵出塞?”

    朱厚照听火大了,喝问:“你是想说,朕不用御驾亲征,由沈先生带少量兵马出塞即可,重演以少胜多的奇?!搅索沧拥牡嘏?,又是遍地皆敌,粮道随时都可能断绝的境况下……你以为沈先生是神仙吗?”

    “可是陛下……朝廷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粮充作军资?!闭旁房嘧帕车?。

    朱厚照发现自己居然跟张苑这个奴婢争论起来,全无上位者的威严,顿时板起脸:“朕不想听你的解释,之前朕已把奏疏截留,所以户部、工部和兵部才没得到回复……等朝会时,朕准备把事情定下来,就算户部拿不出五十万两,最少也要调拨四十万两,专门用来整军备战,绝不可能打对折?!?br />
    “就算沈先生是领兵奇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也不能让他打这种无兵马、无粮草、无补给的三无战事,那才是对大明不负责任?!?br />
    张苑心想:“我管你们出兵多少,反正只要别怪罪我办事不力就行……或许我那大侄子领兵在外,我还会为他加油助威呢?!?br />
    朱厚照显得很气恼:“朕的好心情,全都被你这个狗奴才破坏殆尽了,朕……回头再收拾你……你回去后立即下发通知,明日朕要举行朝议,就在正午,朕这次绝对不会迟到,怎么都要把事情落实,谁若是跟朕唱反调,朕要他好受!”

    “陛下……”

    张苑还想继续争论。

    这时的张苑赫然发现,自己唯唯诺诺的时候,根本就不受朱厚照待见,还口咬定他没本事,而当他拿出副铮臣的模样,据理力争时,朱厚照反而对他尊重许多,可以平等地商量事情,他很享受这种高规格待遇。

    朱厚照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盯着张苑。

    张苑缩头,不敢再说话,朱厚照随即冷哼声,拂袖,离开花厅往戏楼上去了。

    张苑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左右看了眼,然后昂首挺胸自花厅出来,出了戏楼。等他到外面院子时,正好看到小拧子急匆匆迎面而来。

    “拧公公?你往何处去了?到处都瞅不到你人……居然这时候才回来跟陛下回禀?”张苑显得很得意。

    小拧子没有与张苑废话,他知道自己被眼前这人给算计了,必须尽快向朱厚照解释清楚,免得让皇帝误会自己擅离职守。

    张苑回身望着小拧子狼狈不堪的背影,阴笑不已:“你个小东西,知道咱家的厉害了?早晚还要你好瞧!”

    ……

    ……

    当夜沈溪直留在云柳处,自打被人叫醒就了无睡意。

    他直让人监视张苑的行踪,得知其去见了谢迁后才回豹房见驾,便知道这回张苑算是顺利过关了。

    “……张苑去见谢阁老,怕是要拍即合……”沈溪听了云柳的转述,长长地叹了口气。

    云柳显得很惊讶:“大人是说,谢大人会帮张公公?”

    沈溪道:“谢阁老这个人,以前就对司礼监掌印太监礼重有加,当他坐上首辅之位,虽理念不合,也未跟刘瑾发生过正面冲突,正是在谢阁老看来,司礼监掌印太监地位在他之上……你说下级遇到上级,会说什么?”

    云柳难以置信:“谢大人铮铮铁骨,应该不会跟内宦合作,做出有损大人的事情来吧?”

    沈溪笑看云柳眼,知道他滞留西北期间,云柳在京师曾为斗刘瑾跟随过谢迁段时间,耳渲目染下来,对谢迁很是推崇,不愿意相信他对谢迁的评价。

    沈溪解释道:“两人议定之事是否不利于我,还不好说,不过这次张苑突然走出步好棋,应该是被陛下逼迫太急灵关闪现所致……之前兵部奏请的粮草和辎重用度,朝廷迟迟未予批复,以我想来,是有人把奏疏转呈陛下面前,以达到打击张苑的目的……谁也没想到,张苑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有了谢阁老相助,他应该能顺利渡过这次难关?!?br />
    云柳不解地问道:“大人是说,有人把司礼监已朱批过的奏疏截留并转呈给陛下?难道是……拧公公?”

    沈溪摇头:“以拧公公胆色,尚不敢做出此等事来,而且拧公公暂时还没有接触奏疏的机会……以我猜想,有可能原司礼监内对张苑有意见的太监,联合起来,背地里给张苑使绊子?!?br />
    “说白了张苑能力太过平庸,难以服众……宫内已形成股针对张苑的力量,现在的张苑正面临人生最困难的阶段!”

    云柳道:“那为何大人此时不出手帮张公公?想必张公公也愿意投到大人麾下……若大人可以影响司礼监掌印,不就可以更好地掌控朝政大局?”

    “张苑可不是什么好盟友?!?br />
    沈溪评价道,“至少现在不是……张苑完全是市井小民的心态,利益面前,翻脸比翻书还快,上刻他需要你时,拼命巴结,转眼你没了利用价值,他不帮忙不说,还恨不得踩上几脚……我知道反对他的势力,有几个能人,这些人对大明忠心耿耿,若上位的话,对老百姓更有利?!?br />
    云柳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眉头微皱,显然不怎么赞同沈溪的说法。

    沈溪笑了笑,道:“你定以为跟能人合作未必定是好事,有很大可能会被人算计,那我跟你说,切合作的前提,是看最终目的是什么,是否对朝廷社稷有利,哪怕最差也能促进经济民生发展?!?br />
    “否则像张苑这样,就算明知是个庸才与其合作能获得巨大利益,却又知道他为人奸诈随时都会背地里捅刀子,谁都会暗留手,处处防备的结果只能是反目成仇?!?br />
    “奴婢受教了?!痹屏欣?。

    沈溪轻叹:“单独相处时,不必自称奴婢,我知道你对很多事都有自己的看法,你不是那种盲目随大流之人,我希望你能保持自己的独特性,因为我不是每次都能把个人看透,需要参详不同的意见。时候不早,我也该休息了,明日有很大可能会开朝会……这次朝议已拖了些时日……”

    ……

    ……

    切如沈溪预料,当日要举行午朝的消息,大清早便传遍京师大小衙门。

    虽然有的衙门没资格派人到宫里参加这次朝议,但怎么说也是件稀罕事,听到这消息后,官员们普遍感到振奋。

    自刘瑾倒台,朱厚照已是第三次召见大臣,虽然第次只是见到几名大臣,而第二次则直接放了鸽子,但这么短时间内连续举行三次朝议,也说明皇帝正在往勤政的方向发展,对朝廷有利。

    辰时刚过,沈溪到了兵部衙门,侍郎陆完过来将朝议之事告知。

    听完宫传达的内容,沈溪点头道:“陆侍郎今日也在入宫之列,看来陛下是要过问军务?!?br />
    “哦?”

    陆完有些不解,“莫不是要商议明年的战事?眼看都要年底了,来年战事……怎么也会拖到入秋后吧?可入秋后……马上面临入冬,西北可是苦寒之地哪……”

    虽然只是两句,但陆完意思明显,想劝说沈溪不要坚持来年开春便用兵。

    就算要打仗,也要拖到下半年再说。

    沈溪笑道:“朝议涉及军务也未必就是要打仗,或许只是商讨来年朝廷预算……届时只需看看各部调拨钱粮的情况,不就知道陛下是否有意开战了?”

    在这件事上,沈溪没拿出太过明确的态度,因为他知道朝廷上下都反对来年对草原用兵。

    其实沈溪自己心里也没底,但说出去的话不能收回,而且他并不认为来年战事会有什么麻烦,这正是大明最为强盛而鞑靼人衰败不堪时,若不趁机主动出击杀杀鞑靼人的威风,不用两年等鞑靼人重新整合在起又会卷土重来。

    沈溪的想法,是把鞑靼的主力彻底击败次,打断其兴的步伐,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缓不过气来。

    至于彻底平定草原,根本不切实际,因为大明没法派出驻军驻守,就算彻底将鞑靼人消灭,也会有新的部族崛起。

    草原不断更迭统治者,从匈奴、鲜卑,再到后来的突厥、契丹等等,只要这片土地能养育方人,为了抢夺资源草原跟大明的战事就不会断。

    沈溪这边正在处理公,此时距离入宫尚有段时间,突然有吏员进来通禀:“沈大人,谢堂来见,人已经进了衙门口?!?br />
    “哦?”

    陆完和王敞听,立即站了起来,二人因为曾列入阉党名录而跟始作俑者谢迁有定嫌隙,不想见面彼此尴尬,都选择回避。

    沈溪主动道:“兵部的事情就交给两位大人处置,本官亲自去会会谢堂?!毖园?,他主动起身出门,准备把谢迁堵在公事房外,避免影响到兵部衙门这边的和谐稳定。

    沈溪到了院子里,谢迁刚好走过来。

    没等沈溪行礼,谢迁抬手:“司礼监张公公昨夜来见老夫,老夫有必要把些事告之,免得你说老夫明的套暗地里又是另套!”

    ……

    ……

    谢迁跟张苑在对待沈溪的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在张苑走后,谢迁仔细琢磨,发现有些不妥。

    毕竟沈溪兼具孙女婿和门生两大属性,又是翰林出身的官集团坚,而张苑不过是临时的司礼监掌印,若只是碰头协商番就选择跟沈溪分道扬镳,实在太过儿戏,所以他主动上门来,向沈溪“通知”声……仅仅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沈溪道:“谢阁老入内说话?”

    “不必了!”

    谢迁摆手,“今日有午朝,好不容易有面圣奏事的机会,老夫得找人商议,就不在兵部这边久留了,自便吧?!?br />
    沈溪心想:“你谢老儿可真沉得住气,此番朝会涉及的事情,多半跟我有关,你居然不跟我商谈,而去找别人?还是说你想让我出言挽留,主动放下身段跟你说事?”

    沈溪感觉谢迁想让他主动提出请求,故意挂口不提,恭恭敬敬地送谢迁出了衙门口。

    谢迁上轿子前,深深地打量沈溪眼,然后坐轿离去,沈溪拱手相送。

    等谢迁走远,出来打探消息的陆完好奇地问道:“谢堂就怎么走了?”

    沈溪耸耸肩,道:“或许谢阁老是要去跟谁商议午朝的事情,匆匆离开并不稀奇?!?br />
    陆完瞪大眼,迷惑不解地道:“那谢堂应该跟沈尚书你先商议才是,今日朝议主要议题,多半跟来年对草原用兵有关,这种事跟旁人谈,是否有些不合适……莫不是谢堂对来年出塞作战不支持?”

    “谁知道呢?”

    沈溪苦笑着摇摇头,没有回答……他跟谢迁之间的矛盾,已到朝野皆知的地步,不怕陆完会胡思乱想。

    沈溪回到兵部,王敞也从公事房出来了,用征询的目光看向陆完。

    沈溪看了看天色,道:“既然兵部这边没什么大事,在下先去军事学堂那边看看,然后准备午朝的事情……有什么事等到了朝堂上再说?!?br />
    陆完恭敬行礼:“无论如何,兵部会共同进退,明年这场仗该不该打,又或者怎么打,切都听从沈尚书吩咐?!?br />
    沈溪笑了笑,并未表态,但其实很多事经不起推敲,毕竟沈溪是主战派的代表。

    沈溪走后,王敞向陆完问道:“怎么?你没跟谢堂说……?”

    “我出来的时候,沈之厚已送谢堂离开,我能说什么?”陆完显得有些不耐烦,“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无论谢堂怎么想,咱们就跟沈之厚站在道,总归没错,毕竟有陛下支持……”

    王敞迟疑道:“这场仗,劳民伤财,有祸国殃民之嫌……”

    陆完没好气地道:“换作旁人,或许是,但如今是沈之厚主导战事,那就未必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