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蝼蚁、册封

作品:《我是至尊

    仍旧没有人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朕都已经首先开口了,现在最该感觉到屈辱的,应该就是朕吧?!”

    “朕以为自己富有四海,君临玉唐,甚至是君临整个天玄大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言出法随,令行禁止,莫敢不从;但是,朕在拥有了这些之后,却仍然要看着满朝武都在这里的时候,遭受这样的屈辱!”

    “平常,你们结党营私,排除异己,欺上瞒下,卖官粥爵,糟践人命,徇私舞弊,不是个个挺能闹的么?怎么,在有人给整个王朝羞辱的时候,都不吭声了?”

    皇帝陛下言词间的遣词造句异常尖锐,异常直白。

    如同根根尖锐的烧红了的钢针,刺入了在场每位大臣们的内心深处。

    “你们所以为的高官厚禄,位高权重,荣华富贵,封疆方,独当面……在面对这绝对的武力的时候,又算得什么?能够顶什么事?”

    “你们所积极参与的蝇营狗苟,党派清流,宗派系……在面对绝对的武力的时候,又算得什么?所谓舌厉如刀,当真杀得了那样的存在吗?”

    “你们所以为的长命百岁,子孙绵延,青史留名,万古流芳,在面对绝对的武力的时候,又算得了什么?能够避免朝倾覆,满门不绝吗?”

    皇帝陛下的声音越来越冷。

    “朕有种感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但却是很真实的存在,就在眼前,就在当下!”

    皇帝陛下站起身来,在龙椅前来回踱步,淡淡道:“朕感觉,这所谓的争霸天下,统大陆,这在我们看来崇高的目标,但在些人眼,却就像是头老虎,在看着群蚂蚁彼此争斗,竞相称王称霸,看着群蚂蚁,在自己眼皮底下,杀得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而这头老虎,只是在旁充满了嘲讽的看着,就像看着个笑话;当这头老虎有了某种念头的时候,就直接下山,冲进了蚂蚁窝,冲进了群带头的蚂蚁间,只需要说句话:以我为尊,如不听从,就将你们全灭了!”

    “于是,群正在弹冠相庆,兴高采烈的蚂蚁们下子懵了。然后发现,面对这种情况,除了屈服,并没有第二种别的办法!”

    “于是这群在经历无数厮杀,经历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蚂蚁们放弃了……臣服了……”

    皇帝陛下冷幽幽的声音,似乎从地狱里吹出来,带着种刺骨的寒意。

    “朕,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朕,就是只略微强壮些的蚂蚁,群蚂蚁的带头人?!被实郾菹录ペ降乃档溃骸岸衷?,朕还有你们,咱们这些蚂蚁,在经历许多流血许多经历后,将要欢庆大胜,自觉辉煌的时候,遭遇到了老虎?!?br />
    “老虎来了!”

    “于是乎,所有的蚂蚁都不敢出声了?!?br />
    皇帝陛下伸出手指头,个个的点过去,恶狠狠地说道:“群蝼蚁!包括朕在内,尽都如此!”

    他回过手指指着自己的心口,重重的点了点,发出咚咚的声音,喝道:“群蝼蚁!”

    所有人都低下头去,无数大臣泪流满面。

    蝼蚁!

    这两个字,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子,像是两柄大铁锤,狠狠地砸在自己心里!

    谁曾经想过,这两个字居然会用在自己身上?

    蝼蚁,我是蝼蚁!

    原来,我竟是蝼蚁!

    大殿上气氛压抑的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万籁俱肃。

    便在此时,个清朗的声音淡淡道:“陛下过谦了,我们天道社稷门纵然有几分实力,但无论如何,也只是陛下的臣子而已,岂敢当真有丝毫僭越!”

    还是昨天那个声音,平淡无波,宛如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般。

    可是这个声音,毫不夸张的说,自从昨天开始,直到现在,包括睡梦里,都回荡在满朝武的脑海,尽都感觉如恶魔低语呢喃,让大家恨之入骨,痛入心扉。

    玉唐帝国开国这么多年以来,不管是敌人还是敌对派系,从来没有人能够如同这个声音般,下子就获得来自武双方所有人所有派系的共同憎恨!

    即便是玉唐军方的头号强敌寒山河,又或者是上官将门世仇为人不齿的已故紫幽帝国国主紫毅成也没有获得如此待遇!然而这个声音的主人,却在发声之后的极短时间之后便得到了这项殊荣!

    满朝武,无不痛恨,包括君主,起憎恶至极!

    “阁下有为而来,何吝现身见?”皇帝陛下阴沉沉的不悦道:“难不成还怕实力浅薄如我们的能够留下阁下不成么?”

    那声音淡然的笑道:“草民自然不曾担心无法全身而退,陛下乃是代圣主,即将统天下,作为开创千古未有之伟业的开明君主;怎么会对草民这等山野闲人起了什么杀机,平白自贬身份?!?br />
    “之所以没有在陛下面前现身,不过草民自觉形容鄙陋,若是亵渎冒犯了天颜。岂不是草民莫大的罪过?!?br />
    皇帝淡淡的说道:“但是你等执意不肯现身相见,朕,如何册封?”

    那声音闻言陡然愣,道:“册封?”

    皇帝长长叹了口气,道:“朕想了夜,思前想后,于无可奈何得出个结论,点认知,现在,我们玉唐帝国固然强盛无双,拥有靖天玄之势,但终究还缺少份至高武力震慑,令所谓的君临天下显现短板,难得真正意义上的名副其实?!?br />
    那声音径自嗯了声,显然是对玉唐皇的说法很感兴趣,颇为意动。

    “明白人说老实话,以贵派所展现出来的手段作风,朕很是不喜,相信换做任何君主帝王上位者都不会喜欢……”皇帝陛下脸上露出来全无掩饰的厌恶之色。

    那声音道:“陛下,我们对于当前现状也是迫于无奈……此间苦衷,难以言表;以后自会慢慢向陛下解释,望陛下暂且容忍二,日后自有分说?!?br />
    那声音尽显得有几分着急了。

    显然是刚才那个册封之说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自然以减少乃至杜绝上位者恶感为最优先。

    他们虽然武力强横,玉唐无人可以匹敌,但终究缺少了大义的名分正统的名目。

    这在以往的江山争霸之,本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但偏偏这次压错了宝却导致名分完全丧失。

    …………

    <每年夏天最热的这几天,是我最讨厌的日子,不能开空调,开空调旧伤就会引起难受;但不开空调却会热到暑;真是……无奈至极。>